婺源明代名臣潘鑑的故事

来源:凤凰网/婺源旅游官方微信平台作者:作者:潘琳(江西婺源)网址:http://www.wyhzm.com浏览数:3696 
文章附图

现属婺源县中云镇的孔村,依山傍水,是十八里桃溪上的一颗璀璨明珠,这里绿意盎然,小桥流水,粉墙黛瓦,几株枝繁叶茂、高耸浓荫的楠木,犹如巨伞,生机勃发,见证了孔村的历史,铸就了孔村的灵魂,与河水中静静的倒影相互映衬。怡然自得的村中留守老人和儿童,以及太阳底下慵懒的猫狗,倍添了山村的恬静自然。

本人在读初中的时候,和弟弟一起在孔村老家度寒假,由于对孔村不熟,祖父见我们整天很无聊的样子,便让堂伯父带我们途步山岭,到中云新屋村的一座明代尚书潘鑑墓参观,那里的石羊、石马、石人,以及刻着圣旨的碑碣,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。也就是那个时候,我懵懵懂懂地听了祖父和堂伯父说起潘鑑与张居正的故事。后来,听我朋友王剑辉对潘鑑的评价是“桃溪潘氏的翘楚”。前不久,到许村汾水村,又听到村民引以为豪地对我说起潘鑑与汾水的故事。让我重新对孔村这位先后担任过工部尚书、兵部尚书的先贤,有了进一步了解。

潘鑑(1482-1544),字希古,号慎斋,后改号方塘,别号悾恫子,婺源孔村人,以儒士中应天辛酉乡试,明弘治十八年(1505)进士,初授南京大理寺评事,历四川、山西按察使,累升四川、江西左布政使,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四川,升工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督采大木,升右都御史工部尚书,再起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提督两广军务兼理巡抚。潘鑑为官清廉,刚正不阿,勤于政务,公私分明,治家有方,嘉靖二十三年(1544)九月十一逝世,赠太子太保,谥襄毅。著作有《潘襄毅公文集》。

潘鑑与汾水

由吕姓建村于北宋年间的上汾水村,地处素有“婺西绿谷”美誉的婺源许村镇东北部,座落在景白线公路旁,距县城约三十公里,东与中云镇毗邻,北与赋春镇接壤。古时的上汾水村只有一条古道与外界联络。如今的上汾水村,远离都市的喧嚣,旧貌依存,似乎穿越到了几百年前。上汾水村沿溪而建,一条十米宽的小溪如一条龙蜿蜒着,村中这条不足一里长的小溪上,就有古代青石桥十座之多,最宽的中河桥、永和桥都有四百多公分,小溪的一面是清翠欲滴的青山,一面是整洁的徽派民居,两岸平坦的青石板路面宽厚结实,古朴宁静的山村,向人们述说着徽商曾经辉煌的历史。

潘鑑还未中进士之前,父亲潘琦为他相中了他祖母家乡丰溪(就是现在的许村镇上汾水村)吕光才的千金吕音玉作童养媳。据说,吕音玉人长得高大,相貌平平,毫无窈窕淑女的柔美,一介书生潘鑑正值风华正茂、挥斥方遒的大好年华,心里总是排斥这门亲事。父亲看出了儿子的逆反心理,对儿子晓之以理:你这新妇不算长得漂亮,但是长得好,她是助夫益子的命,是贤内助,妻贤夫祸少啊。

父亲的坚持,潘鑑只得默认了。

1505年,明弘治十八年,潘鑑登进士榜,和他同一年考中进士的,有他的堂哥潘旦,还有那位臭名昭著的大奸臣严嵩。

刚刚考上公务员的潘鑑,被分配到了明朝的最高法院——南京大理寺做了评事一个七品小官。看到新来的这位年轻有为的帅小伙潘鑑,很多同僚纷纷为他说媒提亲,都被潘鑑婉拒了:我家里已经有老婆啦。

由于潘鑑的聪颖和努力,潘鑑担任了尚书,夫人吕音玉由于身体高大体质好,襁褓中的儿子乳汁喝不完,为皇子做奶妈。内弟从婺源丰溪赶来看望姐姐姐夫,潘鑑的同事们都送来礼金,内弟收到这么多的礼金,心里打着小九九,谋划着小家庭日后的小康生活。清廉的潘鑑对内弟嘱咐:这些钱不要乱用,回家后做公益事业,把家乡打造成“秀美新村”。

这小舅子回家后,谨记着姐夫的话,和族长商量,在水口一块空地上,建造了占地面积10亩仅次于江湾祠堂的“作述堂”,还在“作述堂”边建起了丰溪桥,然后把多余的钱为村里铺上石板路。

作述堂建成后,潘鑑非常重视,不仅亲自为作述堂题写匾额,写文章《作述堂记》,还写了一些诗篇,现摘抄其中一首分享:

系自渭滨后,堂临汾水头。

千章乔木胜,八字古墙幽。

森秀先人业,诗书后裔谋。

庭前荆棘剪,阶下桂兰稠。

潘鑑与张居正

公元1575年,也就是明神宗朱翊钧当皇帝的第三年,尚书潘鑑已经去世31年,明朝“一条鞭法”大改革家、万历首辅张居正也到了知天命的年龄。为了完成父亲生前遗愿,也为了光耀门庭,提升潘氏家族宗谱的荣誉和地位,更为了激励后人,这年秋季,在云南鹤庆军民府担任知府的潘温,不顾自己年近古稀,不辞辛劳,经过几千里的长途跋涉,一路风尘仆仆,冬至这天来到张居正的府第,恳请这位内阁总理为婺源潘氏家族的族谱作序。当张居正见到潘温,得知是襄毅公潘鑑之子时,顿时潘鑑的身影历历在目,张居正百感交集,感慨万分,遂勾起了这首席大学士对往事的回忆,不顾政务繁忙,欣然提笔为徽州的桃溪潘氏宗谱题写序言。

是什么原因能让这位日理万机的当朝宰相有如此大的动力,在百忙之中为一份宗谱作序?

这事还得从张居正的青少年时代说起。张居正(1525年-1582年)原名张白圭,他自幼天资聪颖,尚未出道之前,就在盛产金丝楠木的老家湖北荆州被称为“神童”。他5岁识字,7岁通晓六经,12岁考中秀才,并改名张居正。1538年,13岁的张居正参加了乡试。1541年,也就是嘉靖二十年,正当张居正在科举考试中一路高歌前进、意气风发的之时,却因为祖坟被当地的豪强所霸占,与仇人发生纠纷,被仇人告上了衙门吃官司,百事孝为先,祖坟安宁事关重大,祖坟之事弄得张居正焦头烂额。恰逢这一年的四月辛酉(初五日)夜,“宗庙灾”。皇家的太庙遭遇了一场火灾,熊熊烈火,吞噬了很多宗庙,“群庙一时俱烬”。明朝嘉靖皇帝朱厚熜,恐怕是明朝最奇葩的皇帝,没有之一,他早期整顿朝纲,抗击倭寇,开创了嘉靖中兴的局面,虽然晚年沉迷道教,但始终牢牢掌控着整个朝庭的政治、财经、军事和民生大权。火灾过后,朝庭重建宗庙,“遣工部侍郎潘鉴、副都御使戴金于湖广、四川采办大木”(《明史食货志采木》)。

时任工部侍郎的潘鑑正好被朝庭派往湖北荆州采办金丝楠木,少年张居正打听到这位朝廷命官的行程,抱着一线希望,决定拦轿喊冤。仪仗队在大街上被张居正母子拦下了,潘鑑掀开轿帘看到这一对孤儿寡母,走下轿子,来到张居正母子面前,询问道:“小小孩童,今日告状,明日告状,告到何时何日了?”

张居正立即回答:“小小年纪,今天被欺,明天被欺,欺到何年何月休?”潘鑑见张居正丝毫没有见到高官时小心谨慎、胆小不安的恐惧感,暗自称奇,便有意进行考察:“小小青松未出栏,枝枝叶叶耐霜寒。”张居正淡定自若:“如今正好低头看,他日参天仰面难。”

潘鑑非常欣赏张居正志气高远、气质不凡,认为张居正是个难得的奇才,决心帮上一把,便对张居正说,你们就跟着我的轿子后面走吧。张居正很为难,长跪不起:大人,我和母亲走了很多路,腿都走酸了。潘鑑赶紧让人再备了一顶轿子,供这对母子使用。

在潘鑑尽力周旋下,保全了张居正的祖坟完好无损,同时还出资请荆州府的领导抚养张居正读书和生活,张居正没有辜负潘鑑的期望,当年,16岁的张居正考中了举人。

又过了六年,到了公元1547年,张居正考中了进士,从此走上了仕途之路,可惜他的恩人潘鑑弹精竭虑、积劳成疾已经去世了三年,恩情未报,张居正一直愧疚于心,于是成就了万历首辅为婺源潘氏宗谱作序的一段人间佳话。(潘琳)